• 文章标题
  • 阅读
  • 日期
  • 1
    2018-03-06
  •   二十年后,她第一眼就认出了他,心底掠过一丝丝轻蔑:他还是那么在意自己的形象,还是那么一丝不苟,笔挺簇新的裤子,那么挺拔修长地站在一大群面目全非的同学中间——给她看的吗?还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1
    2018-03-06
  •   新春的脚步渐进,凌冽的寒风却牵手连成片的雪花簌簌落下,刮得人耳生疼。几朵红梅俏立枝头,为凄清的院子平添了一抹暖色,也为这个粉妆玉砌的世界画上了眉间一点红妆。  潆溪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1
    2018-03-06
  •   三月,草长莺飞,素素平生。  卿酒酒一席素衣罗裙缓缓到来,华灯初上,一派繁荣和气的景象。  她徐徐坐下,抚了眼前的琴弦,垂下眼帘,一曲凤求凰的离殇扩散在大堂中央。风吹发起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2
    2018-03-06
  •   这猴年的夏天,似是猴子踢翻了炼丹炉,都八点的夜晚了,潮热还在加温,人们无奈的躲在空调下忍受着猴子耍着疯。  我的饮吧里,几位小青年喝着冷饮,玩着手机。一对刚洗完澡过来的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1
    2018-03-06
  •   一  故事是这样开始的,那天在食堂吃过晚饭后,其他工作组早已经按党政联席会安排的目的地乘车走了,王三朴副书记才从镇后院的厕所里慢悠悠地出来。  “日他哥咯,这个不去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1
    2018-03-06
  •   “你没事吧?”  “没事,不过是两个见人就跑的混混,呸!”  “你胳膊流血了。”  “啊?嗯……无碍!多谢哥们救命之恩。”  “哥们?我是女的。”  “诶?敢问姐姐尊姓大名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1
    2018-03-06
  •   “这是钥匙,快拿好。准备进入第三关,珠玉世界。”小烟的声音忽然响起,没有一贯的笑意,只有淡淡的平静。  一觉醒来,感觉轻松了不少,我们便立刻起身,手中的小小竖琴只一闪就不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1
    2018-03-06
  •   前言  教室里传出一连串狂笑的声音,原来是玉玉的高考英语模拟考居然只差三分就得了满分,这简直是奇迹啊!  玉玉拿起试卷,对着其余几位同学猖狂的嬉笑着,嘴里说着“这回,本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1
    2018-03-06
  •   阿意今年还在高中苦苦念书,家里也不算有钱,所以总觉得生活平庸无趣。  好像只要念书念书然后才会变得有出息。  但她在这个凌晨毫无困意地刷朋友圈的时候,偶尔弹出的初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3
    2018-03-06
  •   一  夜是侵蚀了晚霞才安稳了下来。梦像只蜗牛,小心地爬向夜空。  山间清寂,月色清辉,山道上泛起了银光。由远及近,空中飞来的像是穿了黑色斗篷  的天使,只是在夜空中一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2
    2018-03-06
  •   陈酣和乐颐都是我的校友,陈酣还是我同系的师兄兼老乡。  我在手游上认识他们的时候,陈酣正在追求乐颐,轰轰烈烈,已有三年。  乐颐是英语系的系花,能当系花,美貌自然无需置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2
    2018-03-06
  •   今天,我们早早的睡下了。迷糊中我和冷香眼前忽然亮起一阵白光,天旋地转过后,睁眼时,已来到一个奇妙美丽的大门前,身旁是一片黑暗。  这是梦吧。  我情不自禁的上前,轻轻抚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2
    2018-03-06
  •   机关会多。多到有时会议室不够用,多到领导都安排不过来。最近,从外面调来一领导,又特别的强调入会者精神面貌的重要性,表现形式之一是开会一定要穿工作服。  工作服大家都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3
    2018-03-06
  •   人们常说,欲望与怨念融汇之地,往往是故事之源。辛城就是这样的一个承载着多年故事的尘嚣之地。  最后一次遇见你是在闪着迷彩光炫酒吧旁的一个小巷,你把自己栖身于黑夜里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3
    2018-03-06
  •   01  今天我转学了,来到一个新的学校读三年级,妈妈牵着我的手走过长长的走廊,尽头有一扇锈迹斑斑的铁门,妈妈留下我一个人在门口便进去了,门虚掩着,我忍不住好奇地透过门缝往...[浏览全文]

故事新编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