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文章标题
  • 阅读
  • 日期
  • 7
    2017-05-23
  • 阿豆从台门口经过,见到我,隔着天井稻地:“什么时候来的?” 我招呼阿豆坐一会去。其实这话是多余的,不说他也照样的进来么。不觉得自己有点滑稽吗! 天尚未冷到手伸不出,他不习惯将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4
    2017-05-23
  • ??老泉是从水利部门退休下来的老党员,今年75岁,党龄已达40年了。因老伴是农村户口,加上她身体不好,老泉便带着老伴回到了乡下老家——泄忧村居住。自然,他的党组织关系也随之转到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5
    2017-05-23
  • ??1??老队长掀起前衣襟使劲地擦了擦手才双手接过我递上去的香烟,指甲缝里黑秋秋的泥巴还带有稻草的味儿,指关节处上还粘着几缕稻草丝,手背上几根突起的青筋与粗燥的皮肤让我很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3
    2017-05-23
  • ??村上的妇联主任阿兰到龄退下来后,村里急要配一名妇女顶上。这几天,村里王书记家的门槛差点被人踩烂了。首先是村里的几位老书记老主任来找,要求让自己的儿媳顶上。再就是本村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3
    2017-05-23
  • 季涛一接到他母亲从内地打到拉萨的电话,就气不打一处来。 季涛用劲将电话扔在沙发上,一屁股坐下,拿起一根香蕉,胡乱剥了一下皮,看也不看,就径直塞进了嘴巴里。不想刚咬一口,就被噎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8
    2017-05-23
  • 天灰蒙蒙的,看上去就在人头上,没有一点喜庆的气氛。如果不是候车室涌动的人潮,不是平时一百五的票价突然涨到两百,你根本不能意识,这是一年一度的国庆长假。眼光所到之地,映入眼帘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3
    2017-05-23
  • 小时的他健康快乐,享受着一个孩子童年该享受的生活。一天劳作下来的父亲,吃完晚饭总要抱着他,在那小小的村子里窜着门,笑着和人说着儿子今天又有哪些进步的表现。 不知是从哪天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2
    2017-05-23
  • 生旦净末丑,戏剧人生。 苦辣酸甜咸,人生戏剧。 粉墨悉数登场,落幕尽是忧伤。 ——题记 赵五魁时常在村东边的井边玩耍。嘴里念念有词,没人知道他究竟在说什么。暑假刚过,孩子们都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2
    2017-05-23
  • ??老庞从看守所走出来的时候,这才感觉到天空明亮得有点炫目,他刚想嘘嘘几口心中的闷气,突然,他心头重重一沉,一种莫明的担忧和烦恼很快袭上心来。??老庞是县地税局局长,是因驾车撞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2
    2017-05-23
  • ??有人说:当今社会已经进入化肥时代,处处弥漫着化肥味儿,在这样一种时时刻刻讲究“速成”的生存环境里,千百年来挂在人们口头上的所谓的“爱情”,早已演变成镙丝钉寻找镙帽——对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2
    2017-05-23
  • 林芳出门的时候,吴欣还死死地蜷曲在被窝里,一动不动的。 她故意把门甩处爆炸声来,但屋里根本没有反应。 林芳的眼睛有点肿,被冰寒的风吹到,感觉痛痛的。她努力地闭了闭眼睛,勉强缓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2
    2017-05-23
  • (一)第一次到那里,是在夏天。六月的阳光,塞满整个村落,在湖面上重叠着若隐若现的影像。时间被流水稀释,只剩下残渣,似乎要把岁月搁浅在浅浅的河床上。村落的宁静无处不在,在这片树的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3
    2017-05-23
  • ??一??小时候,在我的家乡,常会见到从外地来的乞丐挨家挨户地讨要一些钱物。??来到这特区的城市,没有想到,乞讨依是那样的风行。??就说上周星期六吧。??我与两位表弟去了长圳村。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2
    2017-05-23
  • ??前不久,N县县委组织部下文要求各单位改革考评制度,把原来的优秀、良好、称职、不称职四个等级改为优秀、称职、不称职三个等级。这样一来,优秀名额虽略有增加,但原本可以得良好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1
    2017-05-23
  • 一 “有人吗?陈主任在家吗?” 那天,我正躲在房间里看书,忽然听到外面有人敲门。我放下书,打开门,发现是一个头发胡子全白了的老人,衣服很破旧,但很整洁。腰板挺得很直,但进门后一直都...[浏览全文]

戏说人生推荐